网站首页 > 教育论文> 文章内容

中国研究会

※发布时间:2021-11-17 11:32:02   ※发布作者:佚名   ※出自何处: 

  梦到钱包丢了作为一种传统媒介,近年来一直着自身发展瓶颈的以及网络和新的巨大冲击,同时也不断进行着由外而内、由内而外的创新和变革。曾经在领域独领的剧也进入了“危机”的拐点,创作、创新缺失,、营销疲态,正面临着从内容制作到媒介的诸多挤压和挑战。在这场没有硝烟的争斗中,剧到底是该急流勇退,退出的舞台,还是与新时代的同呼吸共命运,寻找一条更加适合的发展途径呢?湖南人民近年来推出的剧精品工程,对新时期剧的生产、发展和运营,具有一定的参考和借鉴意义。近年来,随着收听主流人群逐渐分散和变化,的节目生产模式和收听模式、甚至是的运营模式,都正在进行着一场近乎式的变革。相对于以低成本运行、快速化、多渠道分发的大部分节目而言,传统剧无论从生产模式还是营运模式,都远远跟不上现代前行的步伐,剧创作数量大幅下降,创作质量今非昔比,专业创作人才和创作队伍更是青黄不接。能否正视问题并且从意识观念、内容生产流程到介质形态以及营销模式等方面来一个 “亮剑”式的突破,实现新时代剧真正意义上的“突围”,不仅仅关乎剧这一精品节目形态的,更关乎传统如何实现突破,实现从到发展的这一命题。

  近年来,湖南人民从节目收听到市场营销,都保持了快速增长的势头,截止到2014年底,湖南8个频率在省会长沙的收听份额接近80%,在全省收听市场份额超过了50%,在省、市收听市场的份额占比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;全台经营收入突破4亿元大关,保持了10%的增长速度。整体形势的稳定增长,为业务创新提供了可靠保障。

  在推行剧精品工程方面,湖南尝试以市场的双层需求为抓手,在人才队伍培养方面敞开大门广纳贤才,在剧本内容创作方面“内容为王”,在形式创新方面以市场收听为导向,在营销模式方面多头齐发,几项措施多管齐下,让剧这一传统的节目形式在湖南的市场重新焕发光彩。

  新的兴起对传统的冲击不仅仅体现在广告经营方面,同时也体现在受众对节目的收听频次和收听忠诚度方面。网络的兴起,为传统节目提供了展示平台的同时,也为众多音频产品制作者提供了一展才华的舞台。一时间,大量特色鲜明的音乐节目、故事节目、小说、评书、微声音产品网络,这一现象在为传统运行打开了另一番田地的同时,也影响着传统的节目生产。许多从业人员为了迎合网络受众的喜好,在节目生产方面,一味讲奇讲快,不求所以然;不讲究产品品质,不讲究沉淀积累,只图一时痛快。

  湖南在积极市场变化,调整节目生产运作模式的同时,提出了精品节目战略,把剧精品的策划、生产和运行摆在了首位,“内容为王”,用精致用心的作品去感染听众,杜绝剧创作上的急功近利和粗制滥造;从剧人才队伍培养、创新精品剧市场营销模式方面进行突破。几项措施多管齐下,多纬度探索新形势下更加适合剧发展的新模式、新径。

  从2008年开始,湖南提出了每年至少打造两部以上精品剧节目计划,湖南旗下8个频率有6个频率参与了精品的策划与生产。从2008年的《英雄故事》、《激荡三十年》,到抗冰救灾时期推出的文艺剧《2008温暖铭记》、《100个抗击冰冻的感人故事》等,以及2011年推出的《休息的七天》、《还愿》,2012年推出《美丽的红豆杉》、《夫妻村官》等等都是推行精品策略所带来的。

  湖南金鹰之声更是成为全台精品剧战略的孵化器和催生平台。继剧《青瓷》、《暗战》在收听市场引起热烈反响之后,2012年,金鹰之声推出精品剧《长沙人家》。《长沙人家》虽然讲述的是寻常老百姓的故事,却传递出十分丰富、厚重的历史信息,承载了许多长沙人的集体记忆!故事跨度长达六十多年,三个家庭三代人的命运跌宕,悲欢离合,折射出古城长沙六十多年的社会变迁,映射了人与时代、人与社会的关系,以及长沙人那种永远乐观的人生态度和坚守内心的情感,同时也表现了剧中人物在不同时期的生活历程和美性,作品主题厚重,内容通俗,形式多样。

  2013年,湖南金鹰之声推出了由电视明星主持赵子靓、YOYO等人担纲配音的国内首部聚焦80后十年青春历程的大型剧《三十而立》。该剧从的2003年开始,讲述了一群年轻人从20岁到30岁,从象牙塔社会,从就业、创业、读研到结婚、生子、买房的过程,表现了这期间这群人在亲情、友情、爱情、职场上的跌宕起伏。《三十而立》提出了用电影的品质做声音的“精品坚守”,让听众对剧也如对电影一样充满“期待”。

  2014年开始,在借鉴电视、网络荧屏主打周播剧的概念之后,金鹰955再次创新剧模式,策划打造出湖南第一部周播剧《我爸我妈》,该剧于2015年成功。本剧围绕老年人生活中的热点话题展开,如相亲、带孙、广场舞、养生等等。剧本生动的情节和接近生活细节的表达,不仅让演员落泪,更让听众流泪。

  2015年,湖南剧的生产进入了一个丰收年。截止到2015年6月底,仅各频道报送的剧选题就达15部,这其中有根据之兄胡耀福的故事所改编的剧《耀邦兄弟》;有以中国第一台巨型计算机在湖南研发、诞生过程为素材,以中国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开拓者之父慈云桂为主人公的剧《银河之光》;有以文明旅游为主题的儿童《赛赛出游记》;有以反映几十年大背景下城市普通社区物命运变迁的《好大一年家》,也有湖南人“心忧天下、敢为人先”的系列微剧《湖南》。2015年,湖南已经有五部剧获得了湖南省委宣传重点扶持项目的认可,正在进行紧张的创做和制作。剧精品工程的推行,不仅为广大听众提供了质量上乘、经久耐听剧精品作品,更为剧在湖南领域的发展获得了更大的空间。

  剧创作队伍的青黄不接和创新型创作人才的匮乏,是剧创作日渐衰落的重要原因之一。目前剧的主要创作人员除了年龄偏大、且已大部分退休的老编剧之外,就只有“外脑”和“全委托”可以依靠了。如果一家只是“投资者”,除了选择题材之外,其他的工作全部凭借“外脑”,生产过程也单纯依靠“全委托”制,不但会大大降低从业人员原创的积极性,也难以使剧的发展具有持续性。如何充分利用好本土题材的“独家资源”?如何充分发挥内部员工的主观能动性?如何打造具有鲜明特色的“本地造”?这属于重建剧生产流程、重建剧市场评估体系的重要课题。

  湖南在制定剧精品战略的同时,明确了剧创作人才队伍的培养方向,把通过打造精品剧产品作为培养人才队伍的一个重要手段。剧精品战略的实施,在全台上下迅速形成了剧创作创新的良好氛围;全台对剧创作创新的高度重视,激发了许多员工对剧创作创新的热情。2015年年初,湖南宣传管理部面向全台发出剧创作人才招募令,不但各频道积极申报项目,报名参加剧创作的员工人也为数众多,30多人愿意参加剧的创意工作,40多人愿意参加剧的配音、编剧、导演等工作,这些员工也正在逐步成为湖南台剧人才队伍的新生力量。

  在营造氛围、调动热情的同时,湖南也没放松对剧创作人才的培训。首先以频道为单位组建兴趣学习小组,通过实地体验、分享、学习其它精品产品,让剧创作新生力量学会如何写好一个剧本,如何讲好一个故事,如何做好一个导演。例如在《我爸我妈》的剧本创作中,为了把爸妈的故事讲好、讲生动,《我爸我妈》的创作团队“潜伏”在长沙各大社区的活动中心和麻将馆,各大医院的理疗室,和上百位嗲嗲娭毑“扯谈”,和街道干部“”老年人生活,经历长达三个月的“潜伏”之后,一幅幅生动的爸妈群像活灵活现地出现在了创作团队的笔下:这其中有敢于追求潮流的美娭毑韩梦雪、有退休后依旧发挥光和热的老医生李湘江嗲嗲、有热衷各类养生的养生达人刘建国、还有擅长做坛子菜的小超市老板娭毑、社区机……有体验了,年轻的编辑就有了生活感,笔下的人物就更加亲切、更加真实。

  其次,通过聘请专家讲课、开设研讨班、录音棚及举办优秀作品等多种途径,对包括剧本创作、配音演播以及后期制作在内的各个环节进行系统培训。通过一系列培训,达到了提高创作水平、降低制作成本、锻炼创作队伍、培养剧新人的目的,使湖南剧的创作队伍在选择性承接的同时,充分发挥了年轻一代的鲜活,从而为剧的创作注入了可持续发展的生命力。

  的节目是做节目还是做产品,是所有面对新市场需要思考的新问题。仅就剧而言,湖南的做法是:寻求机会,主动出击,对接市场,探寻产品多渠道分发、多渠道营销的新突破。

  剧生产精品化很重要,因为不是精品的剧很难找得到市场,所以,剧要市场,就必须实行精品化。湖南近年来都以剧的精品化来获口碑、扩影响,力争从剧产品的各个环节获得剧生产、运营利润的最大化。早在实施剧精品化工程的最初阶段,湖南金鹰之声整合湖南广电“名嘴”打造的22集剧《青瓷》就开始了最初的探索:剧本还没有杀青,就获得了商家近50万的赞助。而大型原创剧《三十,而立》、《长沙、长沙》都是在剧本启动的同时,同步了招商和一系列宣传推广工作。声势浩大和卓有成效市场推广,使得剧本还没有生产出来,就在短时间内敲定了冠名商、赞助商。仅以上两部剧,就获得了100多万元的进帐。这在剧“只向评跑”的今天,这种强烈的市场认可,正是剧精品工程所带来的良好效果。

  抓住文化市场消费热点,让剧精品插上再次腾飞的翅膀。剧开拓市场的第一步应该是找到销。我们制作剧不能只是简单的依靠本台,或是寄希望兄弟台之间的无偿交换,或者只是挂在网上简单等待听众的点击,而应该从策划、生产、分销的各个环节中主动而为,主动而变,让这一传统的产品变得更加适合市场,更加适应新时代文化产品消费群体“新口味”。当剧作为一种文化商品出现的时候,只要它能满足现代听众对声音产品的消费需求,它就是成功的。任何商品在打造成产业化经营之前,必须以市场为导向,为市场提供适销对的产品,作为一种声音产品,剧当然也不能例外。

  2015年,何炅的电影作《栀子花开》热力上映。湖南敏锐捕捉到电影热映背后的的机会,抢先拿下了电影《栀子花开》剧生产、发行的独家权益。2015年6月份开始,由宣传管理部牵头组织的《桅子花开》剧项目正式运行,该项目独享电影同名剧五年的IP权。最后通过成功的市场运作,以上百万的价格把《桅子花开》剧一年的网络发行权卖给了某知名网络公司。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,在随后的几个月内,湖南与多部热门电影、电视剧,甚至是畅销的小说的制作商、创作者签订了声音产品开发的版权。《桅子花开》项目的成功运行,对于正在新兴媒介市场中寻求突破的传统而言,就像是打开了一大扇门,对湖南剧精品工程乃至其它节目的未来发展都具有重大的引导意义。

  当然,从剧产品消费市场客户稳定性的角度出发,只有当越来越多的受众群体能够拨开,开始多角度、有深度地去、欣赏剧作品所带给他们的不同享受时,剧产品的分销才能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市场。湖南人民在剧精品工程方面的尝试的探索,只是所有产品市场化过程中一次很小的试水。要使剧这一重要的艺术形式获得进一步发展的空间,在有赖于制作、和运作等方面的通力合作与配合同时,还需要所有同仁进一步的探索和努力。

  中国剧研究会成立于1980年,它是全国系统成立最早的之一。多年来,中国剧研究会认真贯彻执行党的各项文艺方针、政策、积极开展工作,组织业务交流和理论研究活动,扶植各台进行剧目创作。从1984年开始,组织创办了全国剧评活动,对中国剧事业的繁荣和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。

  目前,研究会会员台80余家,每年定期搞评、业务研讨、节目交易活动,并出版专刊、开办网站。

  

设计图片